高考首页| 高招动态| 热点专题| 政策解析| 资源导航| 高考题库| 名校试题| 招生简章| 专业解析| 专家指导| 状元谈经| 心理辅导| 高考复读

北大11教授建议高考成绩与面试相结合录取学生

2010-11-11 10:18 来源:新京报 作者:佚名 [打印] [评论]  高三如何有效进入复习状态

    北京大学的11名教授致信北大校长周其凤和北大招生委员会,建议北大打破“唯高考分数论”的羁绊与束缚,尝试采用“高考成绩与本校专家面试相结合”的招生方式。

    北大校长周其凤表示,“本人完全同意这个建议”,但周其凤表示招生问题“事关重大”,并向北大同仁和校友征求意见。北大官网昨天全文刊发了这封信和北大校长周其凤的回复。

    “唯分数论”影响素质教育

    联名信称,北大虽然实行自主招生、大类招生、中学校长实名推荐制等改革,但局部改革作用有限,目前还是“唯高考分数论”。这11名教授认为,这种招生方式在一定程度上演变成被动地根据分数线“拉生”、“求生”,由此埋下种种影响素质教育的隐患。

    教授们抱怨,即使是“自主招生”和“校长实名推荐”,“分数线”仍是压倒性地超过面试成为录取的唯一依据。他们认为,多年来学校的招生工作队伍为选拔合适生源付出艰苦努力,但面对目前的高考模式和招生局面,他们的工作变得越来越困难。

    对略低几分优秀生爱莫能助

    联名信批评道,在“唯高考分数论”的体制下,各高校为“社会声誉”和分数线排名,招生不是各取所需,而是演变为抢“状元”。

    北大教育学院院长文东茅说,在“唯高考分数论”的招生体制下,高校无法根据自身需求选拔学生,面对略低几分的优秀农村考生爱莫能助。他认为,都以为分数面前人人平等,会对农村的孩子公平,但其实在“唯高考分数论”录取招生体制下,像北大等学校农村的孩子比重却越来越少。

    启动科学程序防招生腐败

    联名信建议,应率先打破“唯高考分数论”,尝试“高考成绩与本校专家面试相结合”。具体操作就是在以中学学习和高考成绩为参考依据,通过增加考生提交申请和多学科专家团队面试,加强对学生求学动机、平时表现、创新能力、综合素质的考查。

    联名信表示,学校应通过科学严谨的程序设计和制度安排,确保公开公正公平,防止招生腐败。

    回应

    北大校长表示认同教授建议

    昨天,北大校长周其凤说,自己完全同意11名教授的建议,并就建议向北大同仁和校友公开征求意见。

    周其凤肯定这11位教授的来信“非常认真,对现行招生方式进行客观评价,对改革的意义、必要性和可行性都做了很好的阐述。”

    但周其凤同时表示,招生改革事关重大,牵一发而动全身,生怕考虑不周,因此决定将该建议向北大同仁和北大校友公开,“听取意见,以求完善”。

    教授联名信能否推动大学招生改革

    就在北京大学“中学校长实名推荐制”引起社会热议之际,北京大学官方网站于11月8日刊出《北大11位教授就本科招生致周其凤校长的一封信》。在这封信里,11位北大教授建议,北京大学应当进一步加大招生改革力度,尝试采用“高考成绩与本校专家面试相结合”的招生选拔方式。北大校长周其凤表示,“本人完全同意这个建议。但是,招生改革事关重大,牵一发而动全身,生怕考虑不周,因此决定将该建议周知各位,听取意见,以求完善。”

    自主招生改革的方向,应该是“学业水平测试+高校自主招生”,在学业水平测试尚未推出之前,自主招生最好的方式有二,一是“高校联考+自主招生”,二是“高考成绩+自主招生”。

    其中,“高考成绩+自主招生”是指借鉴香港地区高校在内地的自主招生办法,将高考成绩作为一种评价成绩。在这一过程中,一名考生可以申请多所学校,可以同时获得多所大学的录取通知书,然后再进行挑选确认。

    “高校联考+自主招生”这一方式,已经被国家《教育规划纲要》采纳,并写进文本,目前已有清华等六所高校推出联考。而对于“高考成绩+自主招生”方式,此前尚未有高校考虑,原因是,很多人认为只要和高考结合在一起,就不是自主招生。但其实,我国高考制度的核心问题不在于统一高考,而在于集中录取。

    如果把现在的高考只视为对学生的一种评价,在此基础上进行自主招生,就会发现,此举有诸多好处:其一,用统一高考成绩保障基本公平;其二,学校由过去被动地按照划分的分数线和被动的投档结果录取学生,变为主动提出分数要求,体现自主性;其三,高校在评价学生时,建立起统一测试成绩、中学学科成绩、中学综合表现和大学面试考察的多元评价体系,不再有所谓“偏才”、“怪才”说,各种个性、特长的学生都可以在此评价体系中得到关注;其四,赋予学生选择学校的权利,自主招生的真谛应是学生和学校的双向选择,而此前的自主招生,学生不管参加多少高校的自主招生测试,都只能在高考志愿表上选择一所作为第一志愿或者A志愿。

    虽然公开信没有介绍具体操作流程,但北大11位教授提出的“高考成绩与本校专家面试相结合”的思路,应当大致不差。这一改革若成功推进,将打破集中录取,从而也打破一考定终身,这是比校长实名推荐制更有价值的改革。但要取得成功,必须注意两点:

    首先,“高考成绩+本校专家面试(自主招生)”的推进,必然打破现在的集中录取制度,不能再设计一个学生只能拿到一张录取通知书的方式,而应该允许他们选择多所学校。

    其次,正如11位教授所称,“学校应该采取有效措施,通过科学严谨的程序设计和制度安排,以确保公开公正公平的选拔原则,防止腐败行为的发生。”能保障自主招生公平公正的最重要制度,是现代大学制度,只有推进大学的民主管理、学术自治、教授治校,才能让自主招生免遭行政因素干扰,多元评价的标准才会清晰、操作才会客观、公正。

    高考招生制度以及高等教育的改革,其实非常需要教授们的责任与担当。有11名北大教授的联名信,才会有教授治校。值得欣赏的是,周其凤校长的回应也非常有风度。而将联名信内容在北大官网公开,让议题在公共舆论空间中进行讨论,更是对于推动北大乃至全国的高考招生改革有很大的作用。无论是北大还是其他高校,最终能够获得更合理的高考招生机制,固然重要,而更重要的是,大家不要忘了推动这一切的过程。从11名北大教授的联名信,到北大官方的表态,这是一个教育改革良性互动的开始,未来或许值得期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