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高考频道 >> 备考辅导 >> 语文 >> 教学资源>> 正文

《红楼梦》人物分析:贾宝玉,社会性别角色的叛逆

2009-07-09 10:16来源:费县胡阳中学 作者:李庆毅 [打印] [评论]

    内容摘要:男人解放是二十世纪七、八十年代在欧美兴起的新的理论思潮与社会运动,主旨在于颠覆传统社会性别角色对男性的束缚与奴役。 男人解放主义者所主张的许多思想,在贾宝玉这一人物形象身上都有所体现。这是一个阶级与社会双重背叛的角色。

    本文以男人解放思想为基点,着重谈贾宝玉对性别角色进行背叛的种种表现,认为贾宝玉是具有初步男人解放理念的人物形象,体现了曹雪芹思想中的女性主义与男人解放主义意识。

    关键词:男人解放  社会性别角色  双重叛逆

    《红楼梦》中的贾宝玉是一个封建贵族阶级内部的叛逆者形象,是封建社会崩溃前夜的新人形象,这几乎成了今天广大红学研究者和爱好者的共识。而当我们以男人解放思想为背景重读《红楼梦》时,便会发现,曹雪芹对贾宝玉这一人物形象的塑造,处处流露出对传统的男性社会性别角色的颠覆。让我们试以男人解放的视角,重视审视一下宝玉的形象。

    (一)贾宝玉背叛了“男人应该事业有成”的性别角色意识

    儒家文化观念下的理想男人应该是: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。贾宝玉是被其所属家庭寄予厚望的一个人物,贾政等人对宝玉的期望,自然是“深精举业”,平步青云,光宗耀祖。然而,贾宝玉一生鄙弃功名利禄,最恨所谓“仕途经济”。这种“不思进取”,是与传统社会性别角色对男人的要求背道而驰的。在贾宝玉那里,与功名相对的,是“风月诗酒”,他沉浸其中而自得其乐。

    第五回写宝玉跟着秦氏找午睡之处,先进上房,见挂着一幅画和一副对联,画为《燃藜图》,画的是刘向勤学苦读,而对联为“世事洞明皆学问,人情练达即文章。”宝玉忙说:“快出去,快出去!”对功名厌恶到这种地步。谁若劝他走经济之途,他就斥之为“混帐话”,亦可见其性情。

    (二)贾宝玉颠覆了“男人远离女性”的性别角色要求

    在传统社会性别角色的规范中,男孩子从小便被教育他们是不同于女孩子的,他们应该与女性保持距离。一个“成熟”的男人如果整天和女性混在一起,会被认为“没出息”,沉湎于儿女情长。

    贾宝玉毫不理睬这一切,他整日与女孩儿厮混,这实际上是他生活的最主要内容。用史湘云的话说,便是:“你成年家只在我们群里”。而袭人也在三十四回中说:“他偏又好在我们队里闹”。贾母因此说:“想必原是个丫头错投了胎不成。”

    男人本应有男人的事情去做,什么事情呢,自然是求取功名。

    但贾宝玉却偏对女孩子们做的事情感兴趣。这或许出于他的性别平等意识。

    宝玉具有男人解放主义所要求的对女人的尊重,他曾说:“原来天生人为万物之灵,凡山川日月之精秀,只钟于女儿,须眉男子不过是些渣滓沫而已。“他甚至认为”男人是泥做的骨肉,女人是水做的骨肉“,男人世界如鲍鱼之市,女人世界则若芝兰之室。

    他与女性交往的平等观,以及对女性的爱护,通过许多细节表现出来。第二十一回,宝玉用湘云洗过脸的水洗脸,这绝对是传统的“大男人”形象所不容的。对于社会地位低下的女性,宝玉同样没有身为男性或“主子”便高人一等的概念,如晴雯爱吃豆腐皮的包子,他便特意给她留出来,还在天冷时为晴雯捂手;又如第二十回中,宝玉替麝月篦头;再如芳儿梳头,宝玉“忙命他改妆,又命将周围的短发剃了去,露出碧青头皮来”。这些细节都可见到他关爱女性的细腻之处。

关于高三课文赏析的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