高考首页| 高招动态| 热点专题| 政策解析| 资源导航| 高考题库| 名校试题| 招生简章| 专业解析| 专家指导| 状元谈经| 心理辅导| 高考复读

龙泉杯追忆故人征文大赛优秀作品展示:清明文章

2009-04-13 09:53 来源: 赛才网 作者: 佚名 [打印] [评论]  高三如何有效进入复习状态

    绷紧岁月的纤绳

    ——李春

    我曾写过一首《拉纤》短诗,把家父比作纤夫。如今父亲已病逝。细想起来,父亲这一辈子真像一位纤夫,十几岁离开老家后,便艰辛地忙着生计,不仅要养育自己的7个子女,还要接济老家弟弟妹妹的生活和学业。一生都紧绷着岁月的纤绳,吟唱着一首沉甸甸的民谣。每个节拍都那么殷实,每个音符都那么激越。繁重的生活负担,操劳到70多岁时他还没有停歇。

    近几年,眼看着他一天天衰老、消瘦,母亲和我们子女背地里不知流了多少泪。

    他刚跨越贫困的藩篱,就步履维艰地走进生命的深秋;他刚迈进新生活的门槛,就精疲力竭地瘫卧在床上。子女大了,生活宽裕了,他却像一片枯黄的树叶在枝头摇啊,摇……说起父亲,他是个常人,普普通通,碌碌一生。刚毅、坚强、仁义、善良,热爱生活,极具同情心,充满了人情味。母亲说,他呀,生活中挺有个性。

    思念的夜里,我回想往事,也真有同样感受——

    记得我半人高的时候,偷骑着他的自行车到老北站广场逛着玩,不小心把车脚蹬子摔坏了,战战兢兢地回到家。我以为他会狠狠地骂我一顿,但是他没有。

    记得我应征入伍。许多战友都把立功喜报寄回家。那年我却两手空空。我以为他会来信责问,但是他没有。

    记得我当兵回来,他拉着我的手,走进了一家小吃部,像欣逢喜事一样,频频举杯,眼睛痴痴地望着我,眸子里充满了慈祥和爱意。他摇摇晃晃地走回家。我以为他醉酒会埋怨我,但是他没有。

    记得旧宅动迁时,他徘徊在被夷为平地的房基前,这看看,那瞅瞅,久久不愿离去。居民说这回住上楼房好了。我以为他也会很高兴,但是他没有。

    记得搬进新居不久,他病倒了,邻居亲朋来看望他,他撑着身子,眼睛里噙满了泪水,嘴角颤抖着,眉宇间透着坚韧,不时地向大家点着头。我以为他会和大家说点什么,但是他没有。

    大爱无言,深情无语。

    是的,许多时候,许多事情,他都超越出我的想像。他呵护自己的子女,眷恋自己的家庭。看重乡情友情。一幕幕从容不迫地面对生活的场景,一件件屈己待人的生活琐事,令我铭刻在心。大家都期待着他康复,但是,他没有!

    父亲走了,带着对亲人的依恋,悄然无声地走了。他把手中的纤绳交给了我,我又想起了《拉纤》中的诗句:

    咬紧牙关/弓着腰身/拉着晚霞/拉着晨风/脚印述说着/人生的内涵……

    一生都紧绷着岁月的纤绳,吟唱着一首沉甸甸的民谣。